景峰医药(000908.CN)

18个交易日涨160% 西藏药业为何大涨?新冠疫苗进展如何?

时间:20-06-23 07:18    来源:金融界

在宣布欲3.51亿元投资斯微(上海)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斯微生物)新冠肺炎疫苗等产品后,6月17日开盘仅两分钟,西藏药业(600211,SH)股价再次封停,股价创历史新高,达67.64元/股。

据记者统计,自5月25日开始,西藏药业股价持续上涨,18个交易日涨幅超160%。而在宣布投资斯微生物以前,西藏药业曾公告称,没有应披露而未披露的、对本公司股票及其衍生品种交易价格产生较大影响的信息。

为何西藏发展股价近期会持续走高?公司所投的新冠疫苗的最新进展如何?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研究发现,在西藏药业与斯微生物之间,存在多个与两家企业相关的企业及个人。

疫苗项目还在临床前阶段

2020年春天,人们的脚步被突如其来的疫情打乱,一众医药股却走出了直线上扬的行情。而对于主营心脑血管药物的西藏药业来说,这波行情似乎与它无关。

直到今年5月,国内疫情逐渐稳定,西藏药业的股价却开始“沸腾”了。据《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统计,5月25日至6月15日的16个交易日里,西藏药业股价累计上涨115.66%,其中有5个交易日涨停。

半个月内,西藏药业股价翻番,股吧内一片欢腾之声。但其中也不乏质疑,究竟是什么支撑起西藏药业如火箭腾空一般的股价?

6月15日晚,西藏药业公告称,公司与斯微生物缔结面向全球的独家战略合作关系。此次合作,公司将通过向斯微生物支付新冠疫苗产品、结核疫苗及流感疫苗产品合作对价,获得上述产品全球独家开发、注册、生产、使用及商业化权利。西藏药业称,将根据新冠疫苗、结核疫苗及流感疫苗的研发进度,分阶段向斯微生物投资3.51亿元,获得上述疫苗的全球独家授权。

众所周知,讲新冠肺炎疫苗故事者甚多,那么,西藏药业的故事“含金量”如何?

公告显示,斯微生物成立于2016年,注册资本为188.4万元,李航文为该公司实际控制人。据介绍,斯微生物已打造了50人的研发和医学团队,拥有3000平方米的研发场地,包括近400平方米的GMP生产设施,并在国内建立了第一条成熟的mRNA疫苗生产线。

今年1月,斯微生物启动新冠mRNA疫苗研发项目。目前,上述疫苗项目所有候选疫苗的药效学研究均已完成,预计近期开展临床试验。

西藏药业表示,按预防性疫苗的常规临床试验及注册流程,预计该产品短期内无法上市。全球范围内也尚无基于mRNA技术平台研发的治疗或预防性药物/疫苗获得上市批准。

从进度上看,斯微生物的疫苗研制进展并不领先,甚至有些落后。目前,国内医药企业中就有沃森生物、智飞生物等开展了与新冠肺炎疫苗相关的研究。进展较快的则是科兴控股旗下科兴中维研发的新冠灭活疫苗,目前已完成I/II期临床研究受试者接种,由陈薇院士团队和康希诺生物联合开展的新冠疫苗Ad5-nCoV是首个进入临床II期的项目,进度领先。

6月22日,西藏药业董秘刘岚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由于不同疫苗基于的技术平台不一样,而目前除了斯微生物的新冠mRNA疫苗研发项目,没有一个新冠肺炎项目是基于mRNA技术平台进行研发的,因此不能进行类比。

公开报道显示,今年初,斯微生物就表示已经与国家药监局开展临床前沟通,预计四月中旬申报新冠肺炎的临床试验。但目前看来,斯微生物的mRNA疫苗临床试验尚未开展。

刘岚表示,直至目前,斯微生物的mRNA疫苗仍处于临床前状态,对何时开展临床试验尚不明确。

斯微生物成立时间尚短,但已经得到国内诸多医药行业企业和投资机构的青睐。在其A+轮融资中,港股上市公司君实生物就出资1000万元获得斯微生物2.86%股权。在其新冠肺炎疫苗项目中,斯微生物也与上海医药、金斯瑞生物等展开不同方面的合作。

小股东合作伙伴亦投资斯微生物

在西藏药业宣布与斯微生物达成战略合作前,其股价已飞涨多日,堪比此前股价连续上涨多日才公布利好消息的王府井。因此,有部分投资者质疑西藏药业的利好消息是否属于提前走漏风声。

在6月9日发布的“股票交易异常波动公告”中,西藏药业表示:“公司不存在任何根据《上海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等有关规定应披露而未披露的事项或与该事项有关的筹划、商谈、意向、协议等,董事会也未获悉根据《上海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等有关规定应披露而未披露的、对本公司股票及其衍生品种交易价格产生较大影响的信息”。

西藏药业此前股价走高,是否与最新披露的疫苗有关,或难有结论。但《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检索交易相关方的工商信息发现,此次投资方与标的之间存在一些关联。

启信宝信息显示,在西藏药业的股东中,有一家公司名为西藏源江创业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源江创业)。源江创业持有西藏药业1.19%股份,为上市公司的第八大股东。源江创业对外投资了一家名为上海腾辉创业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腾辉创业)的公司,持有后者54.6%的股份。而腾辉创业的股东之一上海张江火炬创业投资有限公司是斯微生物的股东,持有斯微生物7.41%股份。

西藏药业的现任董事长、法定代表人为陈达彬,陈达彬同时为北京阜达心生物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京阜达心,现已吊销)的法定代表人、董事长。北京阜达心的董事、总经理名为惠汝太,惠汝太则为百世诺(北京)医疗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百世诺)的董事及股东。百世诺的一位监事名为李阿芒,而斯微生物的一位监事同样名为李阿芒。此外,在百世诺的参股股东中,有一家名为北京京工弘元创业投资中心(有限合伙)的企业,这家公司同样投资参股了斯微生物。

针对前述关联,刘岚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源江创业仅是公司持股5%以下的小股东,平时跟公司沟通不多,从相关政策上也跟公司不构成关联关系,因此不构成对公司与斯微生物此次合作的任何影响。

从西藏药业6月15日晚间发布的公告来看,公司第七届董事会第一次临时会议以通讯方式审议通过了合作议案,但对于此次临时董事会的召开时间,以及与斯微生物洽谈合作的时间及进程,上市公司并未披露。

研发投入仅占营收1.16%

此前,西藏药业的主营药品集中在心脑血管领域,注射用重组人脑利钠肽(商品名:新活素)是其业绩的主要构成和支撑。

2019年,西藏药业实现营收12.56亿元,同比增长22.20%;实现归母净利润3.12亿元,同比大幅上涨44.86%。对于业绩大幅上扬的原因,公司方面表示,主要是在报告期内新活素产品销售收入同比增长近50%。

数据显示,新活素2019年销售收入8.14亿元,同比增长46.78%,占公司全年销售收入的65.22%。2019年公司新活素产量155.60万支,同比前一年增长7.68%;销量高达174.78万支,同比增长47.73%。

值得注意的是,新活素自纳入医保目录后虽持续放量,但价格亦有所下调。西南证券研报显示,2019年11月新活素顺利进入新医保目录,降价幅度达23.9%。

此外,虽然西藏药业目前是国内生产新活素产品的独一家。但今年2月,西藏药业方面在投资者互动平台上表示,目前,新活素销售的专利保护期已过。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2018年及2019年,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分别对景峰医药(000908)(000908,SZ)及步长制药(603858,SH)核准签发了注射用重组人B型利钠肽(rhBNP)《药物临床试验批准》、“注射用重组人脑利钠肽”《临床试验通知书》。

而西藏药业在研发上的投入也比较有限。2019年,公司研发投入在营收中的占比仅为1.16%。除了新活素,只有依姆多、诺迪康胶囊两款产品。

在与斯微生物的合作公告中,西藏药业也表示,公司在研产品储备较少,此项投资有利于增加公司短期、中期后备产品,进一步拓展公司产品业务线,符合公司战略规划,有利于公司长远发展。

6月22日,西藏药业微跌1.43%,报收于62.25元/股。